张爱玲《半生缘》世钧和曼桢: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有再也回不去
发布时间:2019-10-09  

  世钧和曼桢认识,是因为许叔惠,三人都是同事,曼桢和叔惠的工位相邻,世钧和叔惠是好朋友。从此后三人就合在一起吃午饭。

  有一次吃过饭后,为了给世钧拍照片,走得远了些,曼桢的手套掉了一只。她只是随口一提,世钧特意返回给她找了回来。

  曼桢病了,世钧想和叔惠一起去曼桢家。叔惠说曼桢本来别的方面都大大咧咧,就好像家里的事从不愿提,好像藏着什么秘密。

  恰好曼桢的弟弟过来帮曼桢送办公桌的钥匙给叔惠,叔惠就跟世钧乱说:“说不定那个孩子是她儿子呢?”世钧知道叔惠只是随口一说,没有恶意,但他还是觉得叔惠过分,夜里借故给母亲写信,故意不和叔惠说话。

  一次,叔惠被别人请吃饭。只有世钧和曼桢一起的时候,曼桢谈了她姐姐做舞女的事。因为父亲突然病故,养家的责任只好落在稍微大点的姐姐身上。所以她做了舞女,为了养活一大家子,姐姐只好做了不好的舞女。

  家里的事,曼桢从来都不和别人说的,不知道为何,对着世钧就和盘托出了。可能是因为彼此间有种亲切的感觉。觉得即使说了,世钧也会为她保守秘密。

  世钧要回南京的家里一趟,曼桢去世钧和叔惠的住处,帮世钧整理皮箱,并问了两遍世钧是不是下周一就回来。世钧听到叔惠的母亲说:“本来该是叔惠的女朋友,倒是被世钧抢了去!”

  世钧回南京家里的时候,大嫂的表妹石翠芝来家里吃饭,因为心里有曼桢。世钧对翠芝就格外的冷淡与反感。

  当石翠芝问他是不是下周一就回上海,他想起了曼桢问过一样的话。突然就觉得因为曼桢的存在,故乡仿佛变成了异乡,异乡又仿佛变成了故乡。

  周一回到上海后,世钧因为太思念曼桢,直接去了厂里,叔惠则把行李先送回住处。世钧半路正好碰到了曼桢,就迫不及待喊她,叫着名字却又说不出口。

  晚上世钧在曼桢家握住曼桢的手,第一次向一个姑娘示爱了。两个人就这样相爱了。

  曼璐的青梅竹马、曾经的未婚夫豫瑾出差来上海,被顾太太邀请到家里来住。因为豫瑾曾为曼璐守节十年,顾老太太和顾太太都觉得让曼桢替姐姐补偿一下豫瑾也不错。因为都比较中意豫瑾,故而都有点冷落了世钧。

  顾太太把对豫瑾很中意的意思表露给豫瑾,豫瑾也早已对曼桢动了爱意,只是不知道曼桢何意。

  这几次世钧来找曼桢,曼桢必然带着世钧找豫瑾一起聊天。世钧就非常的嫉妒豫瑾。他觉得豫瑾对曼桢是有爱意的。

  后来曼桢拒绝了豫瑾,还跟母亲说了自己喜欢的是世钧。顾太太这才对世钧好些,还给他做他喜欢的火腿汤。

  后来世钧的父母知道曼桢有个做过舞女的姐姐,母亲已经婉转地告知世钧:找个清白人家的女子。也就是说世钧找曼桢,父母那一关是过不了的。

  世钧撒谎说曼桢没有姐姐,还想办法让曼桢全家搬家。两个人因为姐姐的事拌了嘴,世钧把订婚戒指扔到垃圾桶后,就走了。

  世钧多次找过曼桢,曼璐把他给曼桢的戒指还给他,并骗他说曼桢嫁给了豫瑾。顾家举家都跟着豫瑾走了。

  后来曼璐死了,曼桢为了儿子荣宝,嫁给了祝鸿才。后来发现祝鸿才外面还有别的女人,就和他离婚了。一个人带着荣宝搬到别处去了。

  曼桢去银行给母亲寄钱,不想,路上碰到了世钧,因为不敢见他,躲他的时候差一点被车撞到。曼桢想,死了倒好,死了就不会如此痛苦了,干干净净。

  叔惠回国后,同老同事谈起了曼桢,就去找了她。她不在家,就给他留了世钧家里的电话。曼桢打来电话的时候,是翠芝接到的。

  世钧听叔惠谈起曼桢,实在按耐不住就拨了曼桢的电话,曼桢的邻居喊她听电话的时候,世钧听到了电话那边孩子的哭声,世钧想起了自己的那两个孩子,就挂掉了电话。

  曼桢和世钧终是见了最后一面,在叔惠的家门口。世钧邀曼桢去一个饭店,即使不吃饭,坐一坐也好。十年前,曼桢一脱大衣,世钧就会上去吻她。大概两个人都想起了这一幕。

  世钧说一定有一个办法,给他时间,他一定可以找到……曼桢说:“世钧,世钧,我们,回不去了……”世钧知道曼桢说的是真的,是真的还是对他带来很大的刺激……

  他们在和时间挣扎着,以前没有见面,总还有个盼望,从此,见完这一面,就没有理由再去见上一面了!这一面,就是永远地再不相见了!

  人与人的相遇是多么美好,像春风化雨,如春风拂面。正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白莲花般无尽的娇羞。

  相知是两个人通过进一步的了解,更加清楚彼此的情况,相互之间更加的了解彼此。

  作家廖一梅说:“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”

  相爱的两个人,像走了火入了魔一般,眼里有光,嘴角带笑,眼里只有你,心里只有你,此生只想和你在一起。

  可是,昙花只是一现。爱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家庭的阻挠,突然地意外,爱情嘎然而止。时光在流逝,炙热的爱情也终会冷却。

  相思是多么的缠人,对于相爱的两个人,没有比相思更令人烦恼的了。爱而不能见,爱而不能得。

  对于曾经相爱过,却爱而不得的人,再好又如何?再好也只属于过去,再好也已成为了过去。剧情逻辑与人物塑造的双重陷落...

 
马经通天报另| 财神网开奖结果挂牌| 美女六肖图看图方法| 五湖四海的开奖记录| 神算天师精准六肖| 彩图库刘伯温图库跑狗| 长期可用杀波色公式| 红苹果高手论坛| 刘伯温心水网站| 正版老码王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